-“你為什麼不自己去救?”崔覲問他:“這功勞給你不好嗎?”

“不行的,我得避嫌。”宴川笑嘻嘻的說道:“我要是找到了,那不就是證明,我知道那個地方嗎?”

崔覲無語的看著宴川:“你這麼奸詐,你家裡人知道嗎?”

宴川反問:“你這麼樸實,易雨欣知道嗎?”

崔覲忍不住點了點宴川:“你行!”

“好了好了,接下來辛苦你配合演戲了!”宴川推著崔覲就出去了:“記住,演的像一點啊!”

崔覲走了。

宴川完成任務了。

另一邊,王家人也在商量這件事情。

王夫人說道:“看來張家並不是真心想把人嫁過來,依我看,還是算了吧。這還冇結婚,就拿喬,這結了婚,還指不定成什麼樣呢!”

王科忍不住了,冷笑一聲:“所以您是怕我順心如意,所以要攪黃了我的這門親事嗎?”

“王科,你這是說的什麼話?我是王家的當家夫人,我這麼說,也是為了王家好!”王夫人一拍桌子:“你這是什麼態度?”

王科不搭理她,轉頭問父親:“爸,當初分家的時候,您把所有家業都給了大哥,什麼都冇有給我,就給了我一個破廠子,我說什麼了嗎?我現在就隻有這一個要求,您都要聽她的嗎?”

王科父親咳嗽了一聲:“好了,彆說了。現在不是我們家不同意,是張家那邊出了岔子。”

王科堅定的說道:“不管出什麼岔子,我都要娶她!我等!”

王夫人不停翻白眼。

王科父親也有些頭疼,和稀泥:“好了好了,知道了知道了,那就慢慢等張家那邊的迴音吧!”

王科回到自己的住處,雙目無神的坐在那兒。

是什麼事兒能讓張家人臉色大變,急匆匆的離開?

難道是繡顏出事了?

她不會是不想嫁給自己,所以想不開自殺了吧?

不不不,不可能。

繡顏比誰都怕死,她膽子一直都很小的,她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!

那她到底是怎麼了?

王科嘗試著給張繡顏打電話。

不意外的,根本打不通。

王科又去給張繡顏的助理打電話,同樣打不通。

這就奇怪了。

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?

張老夫人年紀大了,經不起長時間的辛勞,所以早早就躺下休息了。

宴川外婆聽說了這件事情,急匆匆的過來,安慰自己的妹妹。

有外婆開導,張老夫人總算是好多了。

她還有彆的孫子孫女,她不能倒下。

而張繡顏的父母,是真的找瘋了。

可是不管派出去多少人,都摸不著邊兒,一點訊息都冇有。

最後找到的訊息,是有人看到張繡顏開車出現在了一家便利店,然後瘋狂采購了一大堆食物和水。

從此再也冇人見過她了。-